1. 服務項目
  2. 未分類
首頁 服務項目 未分類 新冠病毒 COVID-19

新冠病毒 COVID-19

亨格爾消毒 合格武漢病毒防治專家!
本公司採用安全無毒且可食性藥水來替您消毒環境!
讓您不必在施工前大費周章包覆現場物品,
施工後也不必做任何擦拭,
省去包拆洗的麻煩!

引用自黃振輝先生論點


「冠狀病毒欺敵策略的告白」

我是「宇宙光」,將光偏灑銀河、太陽、地球,要在地球上製造光明。

我採取漸進式的策略,由暗到明。

我的任務就是讓生命在地球的黑暗中漸次光明的誕生。

我採取的是進化原則。

起先我宇宙先進化出許多生命的元件,再來就是病毒來,這病毒成為後來人類疾病的原因之一。

我後悔進化出病毒嗎?

沒有,這是進化生命的過程。

其實,病毒並不是針對人類而生的,它不殺人,人類卻因它而死。

責任不在它身上。

人類有該負的責任!

我宇宙的進化原則是嘗試錯誤,從中學習到進化生命與高級生命的方法。

病毒中人類較熟悉的是
冠狀病毒(coronavirus)。

冠狀病毒是RNA病毒的總稱,樣子像王冠(corona)。

冠狀病毒外形為橢圓形,直徑約100~120奈米( nm)。

它的基因組有30000個核苷酸,外面具有外套膜(envelope)。

外套膜上有突出之棒狀棘蛋白(spikeS protein),像皇冠一樣,才會叫做冠狀病毒。

棒狀棘蛋白(spikeS protein)叫做「刺突」(spike),又叫做「棘突」。

外套膜是由感染細胞之內質體(endosome)細胞膜而來,是脂質雙層結構。

它們具有3種醣蛋白:

1棘蛋白(S)。

2M蛋白(membrane)。

3E蛋白(envelope)。

病毒只有RNA,是單股正向,大小是27-32 kbgenomic RNAN蛋白(nucleocapsid phosphoprotein, 50-60 kDa)。

它們形成一長條形、螺旋狀的核蛋白衣(nucleocapsid)。

不是冠狀病毒才有「刺突」,「腺病毒」(Adenoviridae)也有。

「腺病毒」跟冠狀病毒接近、稍小,只有90-100奈米(nm),不過它已經是中型尺寸了,还有更小的。

它跟冠狀病毒不同的是:無外套膜、二十面體、双鏈、DNA病毒、有核衣殼。

人類的腺病毒(HAd)有57種血清型,是5%-10%兒童及成年人上呼吸道感染的主因,可在淋巴腺中潛伏很久。

茲卡病毒(zika)也有刺突。

201641日美國普度大學(Purdue University)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國家過敏與感染疾病研究所(NIAID)觀察「茲卡病毒」,其蛋白質衣殼外圍有180個刺突。

另外研究又發現茲卡病毒與引起登革熱的「登革熱病毒」構造類似,但是「登革熱病毒」沒有刺突。

這茲卡病毒的刺突是感染人類的元凶。

冠狀病毒品刺突作用跟茲卡一樣,也是感染的開端。

它為什麼會感染人類?

人類的細胞是高級、精密的構造體,不是輕易可被攻破的。

然而,冠狀病毒並不採取攻擊策略,它所實施的是欺敵策略:

1 蛋白質外殼-

冠狀病毒的遺傳物質為正鏈RNA基因組。

其外面有蛋白質外殼,是具有螺旋對稱性。

2刺突-

病毒蛋白質外殼有突起物,由棒狀包膜粒形成,是為刺突。

這些刺突可突破人體細胞的「受體」(Receptor),又稱為受器或接收器。

冠狀病毒只感染特定動物的特定細胞。

它的欺敵策略就出來了:

1)親和性-

病毒的刺突具有親和性。

刺突就是外套膜上「S蛋白」,它會跟誰親近,全由它自己決定。

S蛋白親和的接近特定醣蛋白受體,即接受器。

細胞受體就親密的跟它結合。

2)感染性-

冠狀病毒含有HE蛋白,H會與細胞膜上的巨分子9-O-acetylated neuraminic acid共同作用,增進病毒的感染速率。

3)融洽性-

當刺突與受體結合之後,病毒的外套膜就與人體的細胞膜融合,病毒RNA便可進入細胞質中。

3溶酶體(Lysosome-

冠狀病毒是有包膜的病毒,人體細胞就去溶解病毒的蛋白質外殼。

冠狀病毒很親和,毫不抗拒溶酶體的摧殘。

經摧殘過的病毒,人體細胞就不認識它病毒的樣子了,還誤以為它是細胞刻意改造的,以為是人體細胞的一部份。

甚至以為病毒是細胞需要或接待的新成員。

4馬達蛋白質(Motor protein-

馬達蛋白質又稱「馬達蛋白」,是分子馬達,可在細胞質中移動。

它的運動能量來自ATP(三磷酸腺苷)水解所產生的化學能量,再轉化為自身的運動能量。

因此,馬達蛋白是細胞內物質運輸顆粒和囊泡的載體。

馬達蛋白分為兩大類:

1)微管馬達蛋白-

微管馬達蛋白有兩個家族:

1)驅動蛋白(Kinesin)。

2)動力蛋白(Dynein)。

它們兩者都是在「微管」上運輸物質。

2)肌球蛋白-

肌球蛋白又稱為「微絲馬達蛋白」,是在「微絲」上運輸物質。

以上三類馬達蛋白都以細胞骨架為路徑來運作、運輸細胞物質。

5RNA-

人體RNA會轉譯,轉譯成聚合(Pol)及一些與病毒RNA合成有關的蛋白,形成之聚合(Pol)便以genomic RNA為式樣,便製造負股RNA

負股RNA複製出genomic RNA及轉錄出具有相同3 subgenomic mRNA

多數subgenomic mRNA僅在最接近5端的開放讀碼區基因會被轉譯為蛋白質來合成N蛋白。

所合成的N蛋白會與genomic RNA形成核蛋白衣,並在內質網、高基氏體與MES蛋白組裝後離開細胞。

6DNA-

冠狀病毒的RNA包括:

1)可轉譯成RNA-dependent RNA聚合(Pol)。

另有四種結構性蛋白(SEMN):

2)刺突蛋白(S)。

3E蛋白(E)。

4M蛋白(M)。

5N蛋白(N)。

MHV含有之HE基因則位於「聚合」(Pol)與刺突蛋白(S)基因之間。

另外還有一些開放讀碼區基因,目前功能不明,可轉譯出2-4種非結構蛋白。

7寄宿-

病毒的RNA連上人體細胞核的DNA,人體即替病毒複製,病毒寄宿其中,甚至喧賓奪主。

病毒的策略就是潛伏。

潛伏有長有短,如愛滋病的HIV病毒可潛伏10年。

SARS病毒潛伏2-7天。

武漢肺炎病毒潛伏5-14天。

7因子風暴-

病毒潛伏不住了,就破裂,形成風暴。

病毒突破人體細胞,人體的先天免疫系統就召集大軍,致使體內大量釋放細胞因子。

先天免疫系統大反撲,造成細胞因子風暴和急性發炎反應,這會導致全身血管更為脆弱,引發急性呼吸窘迫症和多器官衰竭。

反撲太強,人體自己反而殺死自己。

以上是人中了病毒的策略。

病毒本不殺人,只因為它要活下去。

病毒本來無繁殖能力,它都設法要繁殖,何況是人。

繁殖是我宇宙的天條。

我宇宙並不是冷眼旁觀,然而我只是看著,允許是我的策略,我允許這一切發生,所有的發生都是最好的發生,它們都是我的小孩。


黃振輝/2020.2.1.

 

未分類 1303821